周小川:应对货币政策溢出影响,必须对储备货币结构有所考虑


记者 陈鹏

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周五表示,应对货币政策溢出影响,必须对储备货币的结构有所考虑。对于异常资本流动,要建立一些初步的全球性机制协调流动性安排,也可以考虑通过创造流动性来解决全球性问题。

周小川在财新峰会上说,全球化进程带来一些不可忽视的变化,其中最重要的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溢出效应开始显现。从技术上看,全球财政货币政策传导也暴露出一些缺陷,比如货币政策方面对于溢出没有合理的协调共识。

周小川指出,货币政策溢出效应会导致流动性问题,但对此却没有全球性的解决办法。 与发达国家相比,发展中国家出现流动问题缺乏明确的解决路径。

“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,美联储货币政策具有最大的溢出性,但从制度上,美联储领导人反复强调,美联储只对美国经济负责。”他说,大家寄希望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能起到更大作用,但这涉及到IMF章程的调整,因为IMF在过去没有被赋予这方面的职能。

他指出,危机期间,美联储和少数发达国家和地区进行货币互换,导致资本异常流动。“G20反复讨论对资本异常流动的看法和对策,但是没有得出非常明确和有效的结论,更提不上行动。”

周小川还提到,过去一些国家国内出现债务问题,可以用富余的财政资源或扩张性货币政策创造流动性来解决,但全球没有这种功能。如果要IMF成员国从口袋里掏出真金白银,又涉及到他们到底有没有财政余地,能否通过议会批准等问题。因此,一些人提出成员国之间能否相互借用SDR额度。

“在这些问题解决不好的情况下,就会出现责任推诿、甩锅的现象,包括甩给中国,说是中国给这些低收入国家造成了债务陷阱,说是‘一带一路’搞的。”他说。

周小川表示,这些议题都提示,多边机制是应该改进的,包括机构,也包括规则。